中文的士高经典,中文的优势

sisi 25 2022-08-13 12:08:40

  

  阿水   

  

  《乐队的夏天2》的海报,无论是设计还是阵容,都很像国内大型音乐节的海报。唯一不同的是字体大小统一,不考虑咖啡空间。   

  

     

  

  如果把它看做一个音乐节,所有的竞标阶段就是一个完整的阵容:Re TROS、Carsick Cars、Joyside是压轴;下午味场有五个人和野孩子;新人舞台给了傻子傻逼;普通话是电子舞台;如果有重台,可以有超级剁。   

  

  换句话说,乐夏第二季还是比较保守的,符合现在的经济发展环境——以挖掘存量为主,基本熟悉音乐节。第一季出乎意料的火爆,感动了很多之前拒绝的著名乐队,比如reinvention。疫情期间,在河北录音有风险,但乐队“饿”了半年,生计艰难。Lexia成为了一个罕见的曝光,所以它招募了比上赛季更多的强有力的球员。   

  

  另一个变化是,第一季占很大比重的“老派”乐队在这一季减少了。节目组也在进化,有望减少“音乐不足以弥补感情”的枯燥场景。上一季,有多少人厌倦了怀旧和哗众取宠,抛弃了它?   

  

  Lexia是一档竞技类综艺节目,规则极其简单。评委投票的标准只有一个:喜欢。这个标准相当奇妙,既能避开复杂的赛制,又能避开乐队洒脱的个性和或多或少隐藏的摇滚精神,还能让音乐回归最自然的状态:喜欢就投票(付费),不分流派。   

  

  但评委并不是整个市场。他们充其量只能说是目标受众有偏差的样本。普通粉丝池中80%的90后比例,意味着天平向年轻一代倾斜。他们的沉浸式环境和观众的在线观看环境的差异导致一些现场乐队在小屏幕上的表现减弱,反之亦然。   

  

  做综艺,讨论的空间是胜利的命脉。Lexia以“喜欢”作为投票标准,意思是没有标准,讨论空间巨大,所以天生健康。   

  

  周六首播了两期,争议如期而至,关于两支被淘汰的乐队,五个人和水木年华。   

  

   五个人临阵退缩换歌,把《乐队的夏天2》换成《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灯光跟不上,字幕也没准备。   

  

  这五个人的问题在于他们的幽默和在场的每个人都不在一个频道上。柯临阵退缩就换歌,把《道山靓仔》换成《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灯光跟不上,字幕没准备好,《美少年》是一首夹杂海丰普通话的短歌,导致他们直接被淘汰。   

  

  如果你对五个人有所了解,你会猜测他们会选择《道山靓仔》,而不是《道山靓仔》。后者只是狂喜,那么明显,“问题出现了我再告诉你”。他们很幽默,但似乎很少有人理解。   

  

  一个真正的音乐人,应该是出于对舞台的尊重,才知道在什么场合,什么心情下唱什么样的歌。人到了舞台上,手指想发出什么声音,就能唱出什么歌,在任何舞台上都一样。   

  

  换歌大概和他们狡猾的性格有关。两位艺术家,任可和阿毛,来到这里玩,尝试这个综艺机器的宽容和适应性。按我们自己的书来玩,比按部就班的唱歌好玩多了。   

  

  结果,他们的节目是两个时期里最好的。五个人和节目组默契的隐去诗意,只露出草根的一面。当其他乐队标榜高级和情怀的时候,他们用“塑料味”作为他们的标志,印上红色塑料袋作为乐队标志。   

  

  他们的“潮普”还没有一口半生不熟的英语标准,在一口洪亮清脆、天生高人一等的北方口音中独树一帜。任可把生活直接带到了节目中,效果出奇的好。张伟的《你是塑料的》不仅真实,而且符合他的节目设定。他在短短的打斗中迅速完成综艺节目设计,被贴上了“奇道”的标签。   

  

  五个人被淘汰,大家都很遗憾。他们很美很奇怪,还没来得及展现一流乐队的实力就结束了。《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比较好看。没有   

  

  但是,竞赛制度是公平的。不遵守规则导致没有字幕影响投票结果,这是五个人自己的责任。   

  

  他们贡献的另一个亮点是评委和同行的反应。柯阿毛穿着红色拖鞋出场,被乐队同事嘲笑。五个人的拖鞋很搞笑,口音很搞笑,仁科双手抱臂的姿势也很搞笑。大家都觉得这两个人好单纯,好有趣,像是表演搞笑脱口秀的人,给观众带来最大的快乐。   

  

  这种场景是不是有点荒诞?带着北方口音,穿着清一色的城市时髦服装的音乐家表现出机智古怪,只能听懂五个人的话。他们听不到音乐的色彩和质感,被围观者看得一清二楚。所谓看戏的人反而是被看的,被淘汰的反而是最好的。这是用综艺节目消磨时间的唯一方法。   

附赠的bonus。

  

被淘汰掉的“傻子与白痴”乐队跟五条人差不多,也输在对舞台的一视同仁与比较纯粹的参与精神上,耻于煽情,羞于讨好。

  

照理讲得过《明日之子》冠军,音乐冷酷性感的傻白,应该很得年轻乐迷的心。主唱蔡维泽的形象符合另类审美,时尚感超强,有颗聪明敏锐的好头脑。但他们没有突出优势,唱了一首冷感的歌,让观众还来不及看清蔡维泽的妙目,感受年轻成员间的校园情谊,便遭淘汰。

  

艺术这个东西,差的很容易被分辨,好的则各有春秋,不可能分出个一二三。但综艺有综艺的逻辑。想按自己的方式挑战逻辑,实力再强,搞不好也会提前出局。

  

剩下的乐队中,重塑制霸无疑。水准放在那里,华东的舞台表现近距离观看比人山人海的音乐节更适宜。他极度重视的音乐逻辑和细节在小屏幕上集中传递铁血的美感,而且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难听”。机械感的节奏和偏执狂的旋律线与现代人的生活体验契合,工业躁郁搭配有力眼神、条件反射般的肢体语言,得高票无悬念。

  

重塑就像上一季的新裤子,自信高人一等,目中无人,号称来参赛是为了提高该节目的档次。其实非常老练知分寸,谦逊诚恳的话也懂该讲则讲,表示参赛想让更多人知道国内还有一批相对小众的音乐人。当然这是在首战票数第一晋级之后说的。

  

广州的“超级斩”很可爱,音乐风格为电子核,粗暴中闪着光怪陆离,年轻人喜欢。主唱有Babymetal的风范,清新、自信,舞姿劲道。甜蜜少女开核嗓,反差萌,音乐水准也在线。但愿这次,他们能用可爱稍微普及一下边缘乐种。

  

Indie三姐妹“福禄寿”也很清新,对应上一季的“斯斯与帆”。打亲情牌基本保证了晋级,把在座音乐人称作“奇装异服的大哥哥”有点可爱,只是究竟音乐能力几何暂时还看不出来。新面孔的出现却总是好的。

  

被丁太升描述为“降维打击”的Mandarin,屏幕效果肯定比现场差好多。他们讲究的技术和声场在大部人的耳机里会被剥夺大半。天才少年型的人设对他们恐怕反而不利,易激发逆反心理:怎么,音乐只讲技术的吗?

  

水木年华被淘汰的争议,难道不是水军操控?中年唱“青春再见”没问题,想要证明还年轻也顶多是壮士暮年,没什么羞耻的。问题是歌和现场表现,质感似晚会卡拉OK,歌像流水线批量生产的工业标准品。风也没往他们这边吹。这一季的乐夏已吸取上一季过度依仗情怀,对“老人”太过关照的教训。水木的情怀就是这样一扬帆就搁浅了的。

  

第一个登场的马赛克,文本故事讲得很不错,几个镜头就把三十多岁高龄稚子夏颖和乐队的关系交代了。在北方文化浓厚的乐夏,拒绝成熟长大的北京中二乐队少不了。甜蜜无忧的马赛克晋级无悬念,但作为一支常年混迹音乐节的老乐队,又是玩迪斯科的,马赛克首次亮相掏出的刷子,毛有点秃,不得劲儿。

  

重组的木马,老的有点尴尬。早年在地下妖娆的木玛,放到今天就像强光下摊开一本十几年前的时尚杂志。木玛起唱时定住的眼珠子一转,刚刚戏来,僵硬的肢体却难担华丽眼线。时间把汁水都吮干了。木马的过去很灿烂。但这个舞台需要清零重启,不拿出更好的东西是不行的。

  

这一季开播前,很多圈内朋友都觉得没啥意思,懒怠去看。但身体和责任感很诚实,多数还是去看了。大家的心态已经摆正,一个综艺节目而已,有做作和假面,愚蠢和虚荣,也有扩大知名度的实际效果,虽然效果期有限。

  

一个乐队未来的路要怎么走,靠一个节目改变命运是不可能的。但还是望它好,望它多给乐队舞台。行业微小,把蛋糕做大,顺便普及一下音乐知识,才能人人多吃一口饭。

  

责任编辑:陈诗怀

上一篇:凯尔特人历史球员名单,凯尔特人历史球衣
下一篇:夜晚的足球场感悟,夜晚的足球场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