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故事动画,希腊神话和北欧神话

sisi 20 2022-08-13 16:11:28

  

  在北欧,夏天很短。在这个短暂的夏天,冰冻的山地平原开始解冻,融化的雪水在山间流淌,变成小溪,穿过原野,汇聚成河,最后奔向大海。北欧的夏天是蓝天碧海,日照长,几乎奇迹般的鲜花盛开。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寒冬里惨淡的阳光,漫长的黑夜,愤怒的冰封的大海,惊涛拍岸的高崖,以及极地壮丽的冰川和绚烂的北极光。光明与黑暗,温暖与寒冷的对比如此强烈,难怪原始冰岛人认为世界是由冰与火的奇怪混合物诞生的。   

  

  如果说南欧的希腊神话是古希腊人在爱琴海碧波中吟诵的一首快乐的诗篇,那么北欧神话则是日耳曼民族在荒凉压抑的自然环境中创作的一首骄傲的挽歌。北欧神话反映了原始部落的多神教信仰及其与自然作斗争的神奇瑰丽的想象,表现了古代北欧部落奋力征服自然特别是冰雪的勇敢精神。   

  

  最早的北欧神话都是以歌曲的形式出现的。公元前,这种关于“天地黄,宇宙野”时期的奇怪传说,已经在北欧的日耳曼部落中流传开来。在中世纪,冰岛学者用文字记录了它们。现在可以查到的主要有两本书《埃达》:一是冰岛学者Bryn Gjorv Svensson于1643年发现的《前埃达》,即《诗意的埃达》,写于9-13世纪之间,包括14篇童话;一个是“后埃达”,或“随笔埃达”,是冰岛诗人斯诺里斯图鲁松(11781-1241)在13世纪初写的。是一部“预Eda”的解说作品。   

  

  根据北欧神话,天、地、人是这样形成的:起初,世界上只有两个地区,即冰雪世界尼维尔海姆和火之国莫斯比海姆。这两个国家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金农架差距”。从莫斯比海姆升起的冲天火焰,飞出的火花,落在了Kinenga缺口的两侧,也落在了缺口旁边堆积的冰穹上。在遇到炙热的火星后,冰融化成水蒸气,又被尼维尔海姆吹来的强冷风再次冻结。这种循环不断重复。千百年来,在莫斯比尔海姆的热浪和尼维尔海姆的严寒的不断作用下,最初的两个生命——牛奥登布拉和最初的巨人伊米尔——诞生在这些冰穹中。牛Odumbra靠舔食冰雪和冰面上的冰霜为生,从牛身上流出的四股奶流最终汇聚成四条无尽的白河。巨人之父伊米尔以奥姆布拉的乳汁为食。在混乱、黑暗、冰雪的时代,只有这两种巨大的生物存在。   

  

  牛不停地舔着冰和盐粒,及时救出了被冻在冰下的奥丁的爷爷布里,上帝的祖先。布里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强壮而温柔。他很快生下了一个同样高大英俊的儿子,博尔。博尔长大后,娶了巨人佩斯特拉。佩特拉是在伊米尔怀抱中长大的巨人的女儿,也是智慧巨人米伊美的妹妹。而博尔佩特拉很快就生下了三个儿子,奥丁、威利和魏。他们是三位大神,将是全天下的主宰。后来,奥丁和他的两个兄弟,威利和魏,把伊米尔的身体变成了一个世界。头造天,肉造地,骨化为山,血化为海,牙化为石,发化为草木。他们用一棵白蜡树和一棵榆树做了第一对男女,分别是asker(意为白蜡树)和Aibula(意为榆树)。   

  

  为了对抗邪恶的冰霜巨魔,保护人们的生存,奥丁等神在宇宙中心建造了一座城市,名为米德加德(地球)。村里的山很美,巨树参天。盘踞在天界(众神之国埃尔夫海姆、阿萨花园、火之国莫斯比海姆)、领地(巨人之国中庭、约顿海姆、华纳神族之家)和下界(侏儒之国塞文海姆、海拉之死之国、冰天雪地尼夫海姆)的一棵巨大的灰树“宇迦特拉西”连接着九个世界。它起源于过去,兴盛于现在,延伸到无限的未来。它的叶子永远是绿色的,它的树枝支撑着整个宇宙的重量,它的根贯穿了整个世界。   

  

  宇迦特拉希有三个大根,一个绑在阿斯加德,众神的神殿,用来吸收养分;另一个延伸到约顿海姆,冰霜巨魔居住的外宫,在遥远的西北海洋和世界尽头的交界处(指乌特加德-洛基统治下的约顿海姆姆巨宅,位于仙宫和世界之外)。现代挪威人用这个名字指代中国广大的山区);第三根延伸到冰雪世界奈弗海姆。在这些根的末端,有三股泉水为宇宙之树提供水源。在阿斯加德根部附近的圣泉中,三位命运女神,乌尔德(过去)、弗丹蒂(现在)和斯库德(未来),将泉水洒在树根上,使世界的枝干繁茂,四季常青。通往巨人王国的泉水由智慧的巨人米米尔守护,他是巨人之父伊米尔的儿子。米埃尔泉的泉水充满了知识和智慧,关于整个世界和九个世界发生的一切的知识都融合在这清澈透明的泉水中。所以,不管是谁,不管是神灵、精灵、巨人、矮人还是人类,只要喝下米密尔泉的泉水,就会变得既博学又睿智。通向最北部尼维尔海姆的泉水叫做黑魏格玛。一片冰天雪地里,泉水冰冷刺骨,冷雾蒸腾。黑龙尼特霍格盘踞在那里,日夜啃食着泉水的巨大树根,企图最终咬断宇宙之树的巨大树根,毁灭世界。   

  

  阿斯加德(Asgard),众神之殿,金银打造,气势恢宏。12位主神都有自己的神庙,但每一个细节都得服从奥丁的意志。它的主厅瓦尔哈拉是最宏伟的。大厅由长矛建成,屋顶覆盖着盾牌。奥丁在这里接收堕落强者的灵魂,所以这里也被称为英雄之殿。大厅里有540扇门。每天早晨,士兵们出去打仗,奥丁派九个女武神到每个战场去收集英勇牺牲的勇士,晚上和他们一起吃一顿晚饭。女神们在天空中疾驰,她们的盔甲闪闪发光,形成了“北极光”。   

  

  与北欧神话相关的各种文献,对诸神的身世和地位说法不一。现将它们总结介绍如下:   

  

  奥丁,众神之父:北欧神话中的主神,相当于希腊神话中的宙斯。他创造了北欧人类,掌管死亡、战斗、诗歌、魔法和智慧。   

慧等等。威严的奥丁,手持从来不会射偏目标的长矛,配带着德劳毗尼尔饰环,胯下是八足神马,双肩上栖息着两只乌鸦胡晋(意为思想)与穆宁(意为记忆),左右跟着两条狼格里(意为贪欲)和弗莱基(意为暴食),在北方的世界巡视。奥丁只有一只眼睛,但是可以发出如太阳般的光辉。另一只眼是在为了获得究极智慧时,为了喝到世界之树下的智慧之井密密尔泉的水而自残的。神话中,奥丁用自己的长矛将其钉在世界之树上,苦苦煎熬了九天,最终学到了九首诗歌和十八种法术。他住在阿斯加尔德的英灵殿中---他的宝座就在那,那儿他可以看到九个世界的芸芸众生;他也常去瓦尔哈拉神殿,英勇战死的烈士们将在那光荣地接受奥丁的褒奖,等待着为最终圣战的到来而战。由于没有如希腊极乐净土似的气候,使得北欧世界充满了艰辛和忍耐。有首诗是描写奥丁的苦难的:

  

婚姻女神弗丽嘉 奥丁的妻子,光神博德和暗神霍德尔的母亲,主宰婚姻和家庭生活,在天堂和冥府中都有统治权。她又是睿智的预言者,知道一切未来的事,但是却沉默,从不说出她所知道的知识。这是因为北欧人认为女人是藏有秘密的神秘者、先知。虽然她能够解其爱子博德死亡阴影的恶梦,并且为此安排,使博德免于受到世间万物的伤害。但百密一疏,两个儿子仍逃不过死亡。她被描述是一位美貌端庄的妇人。头发中间夹杂着白利毛-这是沉默的象征。白袍用一根金色腰带紧束着,腰带上挂一串钥匙,这又是主妇的形象。所以她也是家庭的守护神。她喜欢漂亮的服装和闪光的珠宝。有一次,她从奥丁的塑像上偷了一块金子去买一串贵重的项链。奥丁发现后,愤而出走。宇宙随即为冰霜巨人所统治,严冬室息了一切生机。7个月后,奥丁回到阿斯加尔德,大地立即回春,万物欣欣向荣。

  

雷神托尔 奥丁的长子,红发红须,少年英俊,他体格健壮,臂力过人,是同大自然的恐怖力量即冰霜巨人作斗争的象征。托尔有三件奇异的宝物:第一件就是能开山碎石,具有可怕力量的雷霆之锤(Mjollnir),这件宝物有神奇功能,可以丢出去自动回到手中。当托尔出现在空中时,霜巨人和山巨人一眼就认出这柄锤。这柄锤在与巨人交手的无数战役中,曾击碎许多霜巨人和山巨人的头颅,就像打碎蛋壳一样。无论对于神族及巨人族而言,没有比托尔的雷霆之锤更可怕的东西了。第二件为能使托尔神力加强一倍的力带腰带。第三是他在挥动神锤所戴的铁手套。当托尔挥动神锤时,就会发出可怕的亮光,在空中闪烁,映照在地上人们的眼帘中。他的战车有沉重铁轮,会发出可怕声音,是由两匹毛比雪还白的羊牵引的,当托尔奔驰在云海中,车轮会急转发出回声,在风中怒吼,这就是隆隆的雷声。

  

大地女神西芙 托尔的妻子,土地和收获女神。她满头漂亮的金发,从顶垂到脚。一天,火神洛基在她睡觉时,恶作剧地剪掉她的头发,西芙为此苦笑不堪,托尔感到无比气愤。从此世界上祸乱相寻,没有宁日。

  

光神巴尔德尔 奥丁的另一个儿子,光明之神。他才貌出众,满面春风。当他微笑的时候,人们都感到无比喜悦。他做过一个恶梦,预感到将遭人暗算。众神为此着急,奥丁便派出令官,严令一切鸟兽草木都不得伤害巴尔德尔。但令官没有传令给懈寄生,因为他觉得这种脆弱无能的植物不需要加以防范。火神洛基却利用这可乘之隙,用懈寄生做成利箭,煽动黑暗之神霍尔德尔出面,并扶着他的手弯弓瞄准,将巴尔德尔射死。

  

黑暗之神霍尔德尔 他是巴尔德尔的孪生兄弟,双目失明。他生性忧郁孤僻,阴险而又凶残,坚持与光明为敌。他受火神洛基指使,置欢乐的光明之神于死地。

  

火神洛基 洛基原先并不属于亚瑟神族,而是冰霜巨人的后裔。但是在很久以前,洛奇和众神之主奥丁有缘成为结义兄弟,因此后来在亚萨园中成了众神的首领之一。洛基貌似和善,实则性情诡谲,经常惹事生非,开头他只是为戏谑而戏谑,如偷偷地剪下西芙的头发。后来他肆无忌惮地为非作歹,给亚萨园带来很大的麻烦。但他却又经常能够凭借他的智慧和计谋,为众神排解困难,因而屡建奇功。因此,洛奇是一位在亚萨园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洛基外貌仪表堂堂,面容英俊而高贵,在诸神和巨人中有不少情人,这些情人为他生下了许多孩子,其中最有名的是:可吞噬天地并最终杀死奥丁的巨狼焚里尔、环绕中间园的巨大魔蛇迦瑞姆格德雷以及死亡之国的女王海拉。洛基是火焰与魔法之神,但一般人更多的是称他为“邪神洛基”。因为他害死了奥丁之子,光明之神巴尔德尔,并在“诸神的黄昏”中率领巨人族向诸神发动了最终的进攻。

  

日神夫雷 夫雷并不是亚瑟神族,而是华纳神族。这两神族在远古曾经发生争战,不分胜负。最后和解后双方交换人质,于是夫雷和妹妹弗蕾娅便跟着父亲诺德来到阿斯加尔德。夫雷也是精灵之国爱尔夫海姆的国王,他属下的小精灵在全世界施言行善。一说他与巴尔德尔同为光明之神,或称太阳神。他常骑一只长着金黄色鬃毛的野猪出外巡视。人人都享受着他恩赐的和平与幸福。他有一把宝剑,光芒四射,能腾云驾雾。他还有一只袖珍魔船,必要时可运载所有的神和他们的武器。

  

爱神弗蕾娅 夫雷的妹妹,春天女神,也是爱神。她十分慈祥,最为人所爱戴,因为冰天雪地里的人们热切盼望着春天的来临。她在亚萨园中享有和众神之后弗丽嘉同样崇高的地位,是女神中的首领。因此在某些故事里,她和弗丽嘉是同一个神。弗蕾娅到亚萨园后嫁给了一个叫奥德的亚萨神。但最后奥德离家远行,而且长时间没有音信,这让满腔温情的弗蕾娅非常伤心,到各个世界中去寻找他。当弗蕾娅在各地伤心流泪的时候,她的泪水如果渗进了石头,石头就会变成金子。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地方把金子称为“弗蕾娅的眼泪”的缘故。

  

战神提尔 提尔是契约的担保人,盟誓的维护者。当其他的神同芬里斯怪狼开玩笑、把它捆绑起来的时候,提尔作为信用的保证人将手臂伸进狼的嘴里。狼发现捆绑它的众神实际上是设下圈套,立即咬断提尔的手臂。从此提尔成了独臂神。但他身佩宝剑,总显得威风凛凛。古代按剑盟誓的习俗即起源于北欧人对战神提尔的崇拜。许多传统的剑舞,都是为纪念战神而编导的。

  

诗歌之神布吉拉 奥丁的儿子,为智慧、诗词、雄辩之神。他经常作诗颂扬伟大的人物和勇士。在斯堪的纳维亚的祭祀筵席上,宾客们常用奉献给诗神布拉吉的牛角作为酒杯,开怀畅饮,发誓要建立功勋,在诗篇中永垂不朽。布吉拉的妻子青春女神伊敦是著名的侏儒伊凡尔第的女儿,是亚萨园中最美丽的女神之一。在亚萨神的欢宴上,她总是和弗蕾娅一起热情地为豪阔的众神斟酒。伊顿还有一个存放着青春金苹果的宝盒。众神到了老年,只要尝一尝金苹果,便可以返老还童。

  

亚萨园的守卫神海姆达尔 海姆达尔是海浪九姐妹的儿子,长得身躯高大,英俊美貌,特别是他的皮肤洁白如雪,因此他也通常被称为白神。他眼观四方,无论白昼黑夜都能看300公里远;耳听八面,甚至能听出青草生长的声音。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时刻警惕地看守着亚萨园的大门,不让亚萨神的敌人—巨人或者其它恶魔来袭击和破坏。神话中海姆达尔骑在金鬃马上,肩上挂一个大号角,以吹号宣布众神的行踪。发生紧急事故时,号角长鸣,声震云霄。

  

北欧神话对欧洲文化,特别是宗教生活,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欧洲许多国家在庆祝基督教节日时,保留了多神教的习俗。如复活节(Easter )一词的发音“伊斯特”,脱胎于春天女神之一约斯特雷(Eostre )的名字。春回大地,万物昭苏,人们纷纷交换彩蛋,表示迎春之喜。蛋象征生命的开端。这就是复活节彩蛋的由来。英语中有些周日的名字也是纪念北欧神的,如星期二是战神提尔的日子,星期三是众神之王奥丁的日子,星期四是雷神托尔的日子,星期五是春天女神弗蕾娅的日子。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传说在公元五世纪时,不列颠人的国王沃尔蒂格恩为了抵抗皮克特人和苏格兰人,与刚进入不列颠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祖先亨吉斯特联姻,娶了他的女儿罗文娜。但后来撒克逊人拒绝离开,占领了不列颠。其后,北欧的维京海盗在其首领罗洛的率领下占领了法国诺曼底,并获得了法王的承认。公元1066年10月,诺曼底公爵威廉入侵不列颠,盎格鲁-撒克逊王朝的末代国王哈罗德在黑斯廷斯战役中不幸中箭身亡,标志着撒克逊人对英格兰的统治结束。诺曼底大公威廉也因此获得“征服者”的称号。在接下去的几个世纪中,诺曼法语与撒克逊语慢慢融合,形成了今天我们称为英语的语言。而英语中因此也保留了相当一部分的北欧神话传说的名词。

  

另一个对所有基督教国家都非常重要的影响就是有关圣诞老人的传说。这个传说早在数千年前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即出现。传说诸神之父奥丁神在寒冬时节骑上他那八足马坐骑弛聘与天涯海角,惩恶扬兽,分发礼物。与此同时,其子雷神着红衣以闪电为武器与冰霜巨人昏天黑地恶战一场,最终战胜寒冷。据说圣诞老人为奥丁神后裔。到现在,圣诞老人的出处、故事情节大多被淡忘,然而圣诞老人却永驻人们精神世界。圣诞老人已经成为圣诞节最喜爱的象征和传统。他赶着驯鹿,拉着装着玩具和礼物的雪橇挨家挨户给每个孩子送礼物的快乐老精灵的形象已深深地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但总得来说,神话的记录在今天的日耳曼诸国甚都已不复存在,仅仅在北海中满布火山与冰河的孤岛-冰岛上得到保留。日耳曼诸神完全被日耳曼民族遗忘,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当推与罗马帝国的接触,以及经由接触而受到的基督教之同化。再加上天灾人祸,尤其是公元1618-1648的“三十年战争”,使日耳曼固有文化残缺荒废,可贵的文献传说,都坠入遗忘的深渊,尘封于漫长的岁月。而当时只有基督教的教士识字,他们既掌管记录,保管文献,对于异教传说、抄本、歌曲等自然深恶痛绝,清扫干净。

  

岁月掩盖了昔日的辉煌,历史成为了传说,并在时光的流逝中被逐渐遗忘。至今为止,这些宝贵的传说和资料只有少数数据幸存:英国的《贝欧武夫》Beowulf、德国的《尼伯龙根之歌》-Nibelungenlied和一些断简残篇-Saga(英雄传说),以及两部冰岛神话诗集埃达-Edda。或许,这段逐渐被人遗忘的冰与火之歌也正是北欧神话着力描述宇宙的最后毁灭的映照。正如当盎格鲁-撒克逊人还信仰奥丁时,流传在他们部落的一首战歌展示的那样:

  

白龙的儿子们,

  

   把钢刀磨得快快的!

  

   亨吉斯特的女儿们,

  

   让火把烧得亮亮的!

  

   磨快钢刀不是为了在宴会上切肉!

  

   这是锋利无比的战斗的大刀;

  

   点亮火炬不是为了照明新婚的闺房,

  

   它发出的是蕴藏着怒火的青光。

  

   磨快钢刀吧,乌鸦在啼叫了!

  

   点亮火把吧,魔鬼在吼叫了!

  

   白龙的儿子们,把钢刀磨得快快的!

  

   亨吉斯特的女儿们,让火炬烧得亮亮的!

  

   乌云覆盖了撒克逊庄主的城堡;

  

   雄鹰驾驭着乌云在啸叫。

  

   不要叫啦,驾驭乌云的灰色骑士,

  

   你的筵席已经摆好!

  

   瓦尔哈拉的姊妹们正翘首以待,

  

   准备迎接亨吉斯特的民族送来的客人。

  

   瓦尔哈拉的姊妹们,摇动你们的一绺绺黑发

  

   打响你们欢迎的铃鼓吧!

  

   许多高贵的脚正迈向你们的大厅,

  

   许多戴帽盔的头颅要在这里安息。

  

   黑暗降临在撒克逊庄主的城堡中,

  

   浓密的乌云笼罩在它的周围;

  

   但勇士的鲜血马上会把一切染红!

  

   毁灭森林的大火摇动红色的盔缨,

  

   高举明亮的军旗滚滚向前,

  

   它会把豪华的府即吞噬一空,

  

   它会把浴血奋战的勇士

  

   淹没在一片森严的红色海洋中,

  

   它的欢乐来自砍杀的刀剑和破裂的盾牌,

  

   它的喜悦便是吸食伤口中咝咝流出的鲜血!

  

   一切全得灭亡!

  

   剑劈开了帽盔,

  

   长枪刺穿了坚固的铠甲,

  

   火焰吞没了王侯的住宅,

  

   兵器摧毁了战斗的防线。

  

   一切全得灭亡!

  

   亨吉斯特的民族消失了,

  

   霍尔萨的名字不再存在!

  

   但是战斗的孩子们,不要向命运屈服!

  

   让你们的刀剑像喝酒一样痛饮鲜血,

  

   在熊熊燃烧的大厅中,

  

   尽情享受屠杀的盛宴吧!

  

   只要一息尚存就得拼命战斗,

  

   既不怜悯也不畏缩,

  

   因为复仇的机会转瞬即逝,

  

   憎恨本身也难免烟消云散!

  

   我同样必然死亡!

  

毁灭与同归于尽,这正是北欧神话与其它民族神话最不相同的特色。而且,北欧神话描绘宇宙毁灭的幻想,是如此沉痛、悲壮,地球上所有的神话,几乎都无可比拟。

  

  众神之主奥丁把人类中死亡的战士收集在瓦尔哈尔宫中,并且不断加以训练,是和诸神的国度亚萨园的一个巨大秘密有关。宏伟壮丽的亚萨园,在它博大的气概后面有一个悲剧的阴影。那是一个必然验证的预言,一个正在慢慢来临的结局,一个众神和全部世界的最后命运。这个命运被称为“雷加鲁克”即诸神的黄昏,代表着众神和一切生灵的末日。这世界的末日,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的。在亚萨园中,只有全能的智者奥丁和他能预卜未来的妻子弗丽嘉知道悲剧性的雷加鲁克的存在和来临。除了他们之外,智慧巨人密密尔因为长年喝着知识和智慧的泉水而得以洞悉。

  

据说,在这可怕的毁灭日子将要来临之前,一定会先有预兆。最先显示的预兆是人类将面临从不曾遇见过的寒冬。雪不停地下降,严霜使大地冰冻,刺骨的寒风在黑沉沉的天空呼啸,狂风暴雨不见阳光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像这样悲惨的寒冬接连了三次,中间没有夏天,每天都是阴惨惨的日子。所有的人所期盼夏天全部落空。大雪不停地下,到处都结了冰。 在刺骨的酷寒中,宇宙充满了战争和冲突的阴影,旷野的恶兽为了寻找食物四处徘徊。人们彼此不再宽谅互助,手足相残、父子成仇,在丑陋的欲情竞争中互相残杀。

  

这是一个充满罪恶与恐怖的世界,连大地也为之战栗,海枯地裂。死去的人到无法计数,秃鹰在空中聚啸盘旋争食死尸,罪恶横流,鲜血染遍大地。无数罪人的灵魂争渡冥河,连河水的颜色都被遮蔽。 能张口吞噬天地的怪狼焚里尔,此时已挣脱束缚它的咒锁,它抖一抖身上的皮毛,整个世界都为之颤动。世界之树从树根一直震到树梢,山崩地裂,住在山中洞窟的侏儒们惊惶奔逃,却找不到洞窟入口。黑龙尼特霍格,此时也掏空了世界之树的深根,大树已经奄奄一息。这时环绕“中庭”的大蛇迦瑞姆格德雷也从海底泥床上醒来,翻腾着它巨大的身体,硕长的尾巴掀起巨浪吞没了“中庭”的山脉,海水直冲上“诸神的国度”的天空。从高山一样的巨浪中,大蛇昂起它巨大的头,全身都是毒斑,口中喷出的气息变成火焰烧焦了天空。

  

就在这天翻地覆的时刻,从火焰之国摩斯比海姆涌来了火焰军队,他们在撒特的领导之下,乘着火焰的波涛杀来。撒特右手持着弗雷失落的胜利之剑,左手高举着熊熊的火焰。此时邪神洛基也挣脱了永罚的锁链,加入与诸神为敌的阵营,怪狼焚里尔跟在他的后面,一起奔向“诸神的国度”。从东方,巨人瑞弥尔掌着船舵,和大蛇迦瑞姆格德雷一同向“诸神国度”划来。胸前沾满鲜血的地狱恶犬格姆,立在面临灰暗悲哀深渊的岩石上狂吠。身体一半肉色一半蓝色的“死亡之国”女王海拉站在用死人指甲制成的大船上,船中载满双巨人的军队向“诸神的国度”开来。巨人军队挤满了虹桥,喧嚣声震撼宇宙,庄严华丽的虹桥终于在敌人蹂躏下崩坏粉碎。山脉崩裂,岩石成灰四处飞散。

  

亚萨园的守卫神海姆道尔看到这种情景,立刻取出了密藏于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浓荫中的神奇号角,吹出紧急信号,以召集诸神和英雄。号角的声音响彻云霄,比雷鸣还清楚,向“诸神的国度”报告不幸的消息。 诸神的军队迅速地拿起武器,冲出有540个门的“英灵殿”,在原野上布好阵势,开始迎击巨人们,圆盾与圆盾互相撞击,尖锐的长枪在空中飞舞,像密集的阵雨,喊声动摇天地。

  

在决战的前夕,奥丁只身前往命运井一探。只见到命运三女神脸罩薄纱,默然地坐在凋零的世界之树旁,身边仅有一张破网。奥丁随即转往智慧巨人密密尔之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便转身赶回战场。

  

现在两方都到齐了,无数年的仇恨将在这里一次解决! 战场上堆满众神和巨人的尸体,平原已经变成一片血海,黑龙尼特霍格在战场上空飞翔,双翼发出骇人的声响,贪婪地啃食着染满鲜血尚存余温的尸体。天空中发出血般暗红的光,把天空和大地染成一片深红。战场上立着的身影已寥寥可数。这时杀死夫雷的撒特,把手上的火焰投向天空,在红莲般的熊熊烈焰之中,“中庭”已成一片火海,劫火柱贯穿宇宙,浓烟卷没山顶,支撑宇宙的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也被火焰吞没而崩倒。 整个宇宙轰然毁灭。

  

星辰从苍穹中落下,时间已不复存在,焦黑的地面摇晃着沉入波涛汹涌的海底。触目所及的只有滔天巨浪,宇宙间只剩下一片死寂的大沉默和永劫的黑暗。

  

世界就这样毁灭了!

  

然而在已经毁灭的宇宙的极南边,有另一片无边无际的蓝天,从来没有人曾经到过那里。世界末日的暴风雨过后,极少数还活着的神都逃往南方去,死去的光神巴尔德尔和暗神霍尔德尔也复活归来。一对人类男女藏身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的树洞中,饮用晨露,生存了下来。 从他们脚下的大海中涌现出新的大地。 这片大地比已经毁灭的旧世界更美丽,绿意更深浓,水果树上结实累累,潺潺的水声在清晨新鲜的空气中传来。在这遥远的南方,美丽的平原仍和以往一样存在,幸存的诸神踏着平原上的绿草走过,在草丛中,他们彷佛见到以往在度过的黄金岁月。

  

命运的劫火虽然毁灭了宇宙,却也烧毁了一切邪恶,新的秩序又将重新建立,新的世界将会更加美好!

  

北欧神话中英雄的后裔,即今斯堪地那维亚半岛及德意志东北低地的日耳曼民族。他们生长在荒凉苛虐的自然环境中,养成勇武彪悍的个性。流浪、战斗和狩猎是他们日常的生活方式,他们经常在大胆进取的首领率领下,远征他国,并从异国赢得在本土所有的地位与财富。公元400年,他们以莱茵河、多瑙河为界,与罗马帝国相邻。到了罗马帝国势力渐渐衰弱,他们便不断侵扰罗马帝国的领土。到了五世纪中叶。日尔曼民族从东西和北面受到被汉帝国打败西迁的北匈奴的压迫,于是引起了怒海般的民族大迁移。这次大迁移的结果,东至俄罗斯;西到法国海岸、布列登岛;南至西班牙、意大利半岛、西西里、北非,都受到日尔曼人的侵袭,甚至远至格陵兰和部分美洲大陆都留下他们的足迹。和一切均优于己的敌手作绝望之战,这正是日耳曼民族所体会的命运。从民族大迁徙时代开始,历经海贼时期,日耳曼民族的生存方式就是战斗、迁徙、再战斗。这是充满沉浮流转的动荡生涯,他们将民族命运置于战斗,从冒险中求生,屡败而不悔,这种生活态度的根源正可从神话传说中找到印证。

  

上一篇:切尔西主力后腰,切尔西主力后卫
下一篇:古代计时工具手抄报怎样画,古代计时工具手抄报大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